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代国那些年 第一一六章 无赖嘴脸

发布时间:2020-01-16 19:07:49

代国那些年 第一一六章 无赖嘴脸

见韩枫大咧咧地摆出一副无赖嘴脸,整个聚义厅都安静了。

韩枫面无表情地坐在了聚义厅门口,詹凡愣了愣,也一言不发地走到他身畔,斜身倚着聚义厅的大门,两个人把门堵了个严实。

聚义厅里的其他人怔忡许久才明白了究竟出了什么事,尤村长和来送礼的村民们吓得脸色都变了,慌慌张张跑到了门外,才劝道:“二位小兄弟,这是怎么话说的?宋老大他们终究是自己人,哪里能够……”

韩枫轻嘘一声,手中赤虹剑耍了两个剑花:“尤村长,我是为你们好。”语罢,他斜斜挑起眉毛,看着厅内惊疑不定的宋斌。

宋斌能做这两百山匪的头目,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下子瞧出韩枫藏着几句话没说,便压下了怒气,道:“韩兄,你究竟想怎么着?嘿嘿,你和这位小兄弟的身手我们都看在眼中,凭你二位要杀我们那是易如反掌。今天你二位为了救村民下了大力气,莫说我们打不过你们,就算打得过,我也不能做这种以众欺寡的无耻之事。不过若你们以为这就能逼我什么都答应,那也是你们打错了算盘。我姓宋的就算没出息,但也有几斤骨气。”

他的话说得漂亮且滴水不漏,韩枫冷哼一声,暗忖宋斌这是拿话逼自己,叫别人听起来倒像是自己在拿武力胁迫他做什么。不过嘛……自己就是在拿武力胁迫他。

韩枫摆正了耍无赖的心态,便对着宋斌笑了起来。他本就俊美无双,这一笑起来愈发显得倜傥潇洒,但宋斌却没半点欣赏的心情,只觉得心里发毛。

韩枫笑道:“宋大哥,我也不要你答应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至少不是抛下这些村民自己逃跑。”

宋斌道:“那是什么?”

韩枫道:“我要你带着这些兄弟跟我一起杀海盗。”他手中赤虹剑画了半个圈,红光到处,把厅内的二十名山匪都笼罩在剑光中。厅外的山匪这时已经觉察到聚义厅的不对劲,纷纷放下了手中活计围拢过来。

很显然宋斌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山匪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甚至尤村长等人也没想到他提了这个要求。

只有詹凡一挑大拇指,笑道:“韩兄,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非要让我这会儿惊喜!”

韩枫对詹凡莞尔:“惊喜总比惊吓来得好。咱们把海盗全都杀了,再给……你哥哥他们一个惊喜。”

“好嘞!”詹凡大笑道,随后捡起了门闩,对着厅内众人指指点点,“你们答不答应?”

韩詹二人这时都看着厅内,分明没把身后越来越多的山匪瞧在眼中。尤村长一个劲地抹着头上的汗,又叫身边的村民对着那些山匪连连作揖,但山匪们见头目被人如此欺负,哪里压得住火气,其中一人从旁边拿起一条长凳,大喝一声,往韩枫身上抡来。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

预料之中的长凳砸人声音没有,长凳被剑斩断的声音也没有,众人再回过来时,那长凳已经被韩枫坐在了屁股底下,那拿着长凳的山匪被赤虹剑平平压在肩头,正跪在地上。

那山匪绝不是贪生怕死的懦弱男子,但一身血气被赤虹剑压着无法发泄,两腿也莫名酸软,竟然站不起来。

一人受制,其余山匪摩拳擦掌皆想上前冲杀,倒是宋斌这会儿还保持着几分清醒,忙喝了一声:“别乱动!”

韩枫没理睬宋斌,也没拿正眼看身后那些山匪,只对詹凡问了一句话:“不杀人,能让他不动么?”

他知道点穴能达到这个目的,无奈白童没学过点穴,他自己也压根不认识穴道,此刻只能寄希望于跟着高人学过正规功夫的詹凡。詹凡果然“嗯”了一声,手臂一长就把那山匪拉了过去。

“啊――啊――”几声惨叫过后,连韩枫都傻了眼。

他没想到詹凡会用这个法子,但詹凡果然不是凡人。

詹凡把那山匪的手肘和脚踝都拧脱了臼,然后把他轻轻松松丢到了一旁,随后用很费解地眼神瞧向了韩枫:“韩兄,你不会么?”

韩枫一阵无奈,暗想这法子谁不会,他就是不想用这法子才交给詹凡,本想他能处置得更“便捷”些,没想到他老人家也用笨法子。

而痛得满地翻滚的同伴在其他山匪眼中自然是韩詹二人对他们莫大的挑衅,莽三儿第一个受不了,先在厅内骂了起来:“姓韩的,你仗着你功夫好就欺负我们的人吗!你还有天理么?”

此次的确是詹凡下手太重,韩枫也知道不占着理,便讪讪一笑,对詹凡狠狠瞪了一眼:“行了,给人家接上吧。”

“嗯。”詹凡手脚利索,几下子就把那山匪脱臼的关节复了位,“韩兄,我做错了?”

韩枫不好多说他什么,只摆了摆手,便看向了莽三儿:“这位兄弟攻击我们在先,才下手略施惩戒。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若要杀海盗,这就表个态。我带着你们一起去,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我绝对不会对自家兄弟加以一指。但若不去,那今天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们亡!”他对莽三儿放完狠话,又回头看向了厅外那一百八十名山匪,“别看着我们守在厅门这儿就想着逃下山去。谁要敢逃,我追杀到天涯海角,说到做到。”

他话声方落,厅外的山匪早炸了起来:“我们兄弟同生共死,谁会撇下兄弟逃走!”

韩枫淡笑道:“这就好。”

詹凡也撇了撇嘴,低声道:“这么讲义气,还要撇下村民逃走?”他的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却能叫每个人都听到。一时间,方才还义愤填膺的山匪底气不再十足,更有几人看向了站在一旁哆哆嗦嗦的尤村长,面露愧疚。

人心都是肉长的,在小宁山呆了二个多月,平日里山匪们也常和村民一起劳作。这些村民朴实可爱,总说要给他们送吃的,还有几位大妈给他们纳了鞋底子,缝了新衣裳……此刻若说撇下他们,哪里不会觉得难过?

更何况,就算不要吃不要喝,感情却不是能够说不要就不要的。村中的大姑娘和山匪里的小伙子有好几个私下里凑成了对儿,早私定了终身,难道这未过门的媳妇也能撇下么?

厅门外的山匪眼巴巴地瞅着厅门内的头目,然而宋斌这时也不好做决定。

他不是不想杀海盗,但却也知道海盗不是只有这三百人。海盗的实力甚至在山匪之上,共有一万人,其中有五千人还在海外,正在陆陆续续等待登陆。而已经登陆的五千名海盗全都聚集在如通镇还要往东南三百里外的目舟湖。自己手下只有二百人,就算加上韩枫和詹凡,去人家海盗的大本营也有如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死并不可怕,平白无故地送死才可怕。

看着厅外那些盛意拳拳的兄弟,宋斌只觉自己的心头热血也烧得滚烫,可是自己再往上的山匪师帅分明提醒过,说尽量躲避海盗,尽量借着海盗的杀戮来发展山匪的势力。

本来自己在小宁山苦守两个月,以为肯定能把小宁村收归麾下,谁承想忽然跑来这么两个愣头青,把到手的鸭子都惊飞了。

想到这儿,他没好气地瞪了韩詹二人一眼,话到嘴边终又吞下。

而尤村长见两边僵持不下,终于大着胆子开了口:“不如这么着吧。宋老大,韩小兄弟,我们一起逃?我跟周围两个村子的人商量一下,我们一起逃,这片地方……唉……等以后海盗走了我们再回来。”老人家毕竟安土重迁,说到最后一句,语声哽咽,眼睛先红了。

尤村长的提议让宋斌松了口气,但韩枫却稍一沉吟后便摇头拒绝:“不行。”

尤村长一愣:“怎么不行?”

韩枫道:“田里产庄稼,是你们这些人活命的根本。你们走了,田园荒芜,带着的存粮吃完了之后吃什么?”

“我……”尤村长一时语塞。他本是为了化解两边的矛盾才有此提议,更何况他觉得海盗不成气候,哪里想得到两三个月都回不来的情形。

詹凡毕竟跟着韩枫走了很久,这时也学会慢慢分析这些事情:“韩兄,你的意思是……村长他们要是没的吃,就会变成饥民?”

韩枫点头:“对。没的吃,饿得久了,就要去抢。”他淡淡地扫了尤村长一眼,又看向厅内的宋斌,“如果我没猜错,一开始他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村民要是不加入,就逼着你们走。走得久了,就算老年人不愿意去做山匪,年轻人为了活路也会去。尤村长,这是殊途同归,所以你们不能走。”

他把山匪的打算说得清清楚楚,由不得宋斌再做半分辩驳,而这时山匪群中的几个饥民却开始骚乱不安,有几个人甚至低声议论起来。

韩枫侧眸看着,心知自己这番话定然引起了这些人的共鸣。他淡笑不语,转而盯着脸色越来越不对劲的宋斌,只等这最后一步他打算什么时候迈出来。

伴随着厅外吵闹声越来越大,宋斌终于按捺不住,忽地一拍身前案桌,喝道:“把今天抓的海盗们都带来!”

本书读者群:

绍兴市口腔医院
建湖县人民医院
赤峰治妇科医院
浙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台州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