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分布式光伏發電奈何遭遇集中式并網

发布时间:2019-11-09 08:14:03

分布式光伏发电奈何遭遇集中式并

轰轰烈烈的光伏新政以来,中国光伏业癫狂之态再度隐现就眼下来看,光伏电站开发如火如荼、各路豪门新贵趋之若鹜,装机产能过剩之虞正日渐升腾电站开发扎堆的背后,是一个不容回避的尴尬现实:作为未来光伏应用领域的 正主 、多道金牌为之保驾护航的分布式发电却是门庭冷落鞍马稀,沦为 口号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矬子

同样是彻头彻尾的舶来品,比特币在中国却并未遭遇水土不服;尽管 汇率 跌宕起伏,拥趸争相挖矿的劲头丝毫不减作为一种络虚拟货币,与分布式光伏发电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但细究之下,比特币 自产自销、自由兑换 与分布式发电的 自发自用、余电上 却大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拿真实货币的中央银行发行模式来对比,比特币最大的特点其实就是 分布式发行 同是分布式,挖矿乐此不疲,发电却不受待见;此中因由,无疑值得光伏业内深思

分布式发电奈何遭遇集中式并

尽管政策红利频出,体制性障碍逐一破除,但中国推广分布式光伏发电的道路依然崎岖:影响电运行安全、成本回收时间长、发电收益不稳定 凡此种种都令很多业内人士摇头叹息,奈何 有心栽花花不开 虽然各地都有零星的个人勇于 吃螃蟹 、一些央企开路、政府主导的屋顶发电示范项目相继落成,但毕竟还只是星星之火;如果在盈利前景方面吃不上定心丸、无法给出一套成熟可行的商业模式,星火燎原就仍然遥遥无期

再看比特币,挖矿是比特币发行的唯一途径与分布式发电类似,挖矿的初期投资不菲:动辄几十上百万元的矿机,挖矿过程中还要耗费大量电力,硬件耗损更是居高不下从成本回收来看,分布式发电从建成投产那一刻就已经开始,细水长流;而比特币挖矿的成果则有更多不确定性,未必矿机配置好就一定产出高而从收益来看,比特币与真实货币之间的 汇率 可谓大起大落,矿工们可能一夜暴富,但也随时会面临阶段性亏损;而分布式发电方面,电价和补贴水平短期波动很小,中长期来看也比较有限,收益更多是取决于设备的实际出力情况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与其费力挖矿,似乎投资分布式发电获利更稳健才是

那么,现实的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热衷于挖矿,而分布式发电却乏人问津?原因很简单,在比特币的世界,既没有中央银行,也没有任何监管机构,从挖矿到兑换、交易,都是矿工一己之力搞定比特币留多少自用、拿多少兑换或者出售,又或者从别家买进,悉听尊便

反观中国的分布式光伏发电,与传统地面电站相比较,余电上并没有享受太多区别对待,依然归口电的一手遮天对于电来说,业主每自发自用一度电,带来的都是其售电收入的直接减少;加之太阳能资源的间歇性及不稳定性给电留下的 影响运行安全 的顾虑始终未彻底消除,电对分布式发电抱有本能的排斥心理另一方面,按照当前《电力法》要求,电企业拥有建设和运营供电络的唯一许可权;分布式发电要想余电上,又绕不开电这个冤家;即便考虑吸纳光伏发电,也须按照电的设计进行技术处理后统购统销,多余电量想直接向电销售似乎也不太可能

对于解决分布式发电并问题,国家电目前推行的方案是所有光伏发电量在并端原地升压至10千伏以上入计价,再降回380伏按销售价格结算这 一升一降 这就如同一个人去邻居家串门,却必须先开车上大街,缴纳过路费后再绕回来 余电上 要迂回绕弯,光靠 自发自用 回本只怕是遥遥无期,对分布式发电也只好 想说爱你不容易

去中心化协作助分布式发电脱困

显然,分布式光伏发电在中国遭遇的发展困境,本质上是已经实现去中心化的发电方式与依然集中式、垄断性质的电力并之间的矛盾;要么退回到集中式发电模式,要么摆脱集中式的电力并,否则无解但只要余电上依然阻扰重重,分布式发电相对于传统地面电站的投资价值和优势就无从显现,行业发展的天平就会继续保持目前冷热不均、厚此薄彼的现状

再看比特币的世界,参与挖矿的矿工们似乎是各行其事,单打独斗但与 分布式发行 相对应,比特币的运营其实也是去中心化的,不是某个固定的人员或者团队为比特币的安全运行负责,而是软件规则和数学算法使得所有矿工共同形成了一个虚拟的监管和运营者其实,这种去中心化的协作共管并非比特币所独有再比如,随着微博、、自媒体的出现,内容的生产也开始去中心化;在自媒体的世界里,每个人既是内容的生产者、又是内容的消费者,同时还是内容传播渠道,所有用户一起协作形成一个虚拟的大媒体

如果我们把这种技术支撑的去中心化协作方式予以推广,分布式发电的困局或许可以迎刃而解分布式发电系统既可以是发电端又可以是受电端,几家写字楼或者住宅楼之间就可以通过协作按需搭建并共同维护一个动态的微型电区域内的所有分布式光伏发电量均可通过该络并,效果上等同于一个光伏电站,但在组成上却是动态的,即便某个设备出现故障,随时可以有其他设备并入这个微电微电平时与大电并联,通过自备的储能系统,可以在用电高峰时向大电输电,用电低谷时从大电购电;更为重要的是,微电可以从大电中实现快速切换、隔离,对大电安全运行无影响,免除电企业的顾虑甚至还可以在这个微电中引入竞争机制,根据设备位置、日照方向和强度、装机容量大小、发电出力多少决定区域内那些设备可优先加入络,从而始终保持最大化的工作效率

当然,按照当前《电力法》要求,除了电企业,其他任何主体建设微电可能都还面临一个合法性问题;此外,这样的微电在接入、规划设计、建设运行和设备制造等环节,都还缺乏相应的技术标准与管理规范不管怎样,如果说中国光伏业从比特币的成功中能得到什么启示,那就是分布式发电不是简单的化整为零,不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而是一种由技术支撑的去中心化协作方式一旦获准大规模建设这种智能微电,中国推广分布式发电将不存在任何显而易见、无法逾越的障碍

生物谷药业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