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荒兽主宰 第二百八十八章 玩弄秦浩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7:59

荒兽主宰 第二百八十八章 玩弄秦浩

燕澜神色自若,抿嘴一笑道:“秦师兄即便是废了我,也不怨你,不过,我若失手将你弄成伤残,也不能怪我吧!”

“哈哈哈……”秦浩仰天大笑起来,满身的肥肉都颤动起来。

笑罢,秦浩嘴角上扬,眼中闪烁不屑,嘲弄道:“小子,我从未见过哪个新人,有你这般自负嚣张,敢对老子这般说话。既然你有这么伟大的信心,那我就不得不全力以赴了,哈哈哈……”

秦浩的话语中充斥着浓浓的揶揄之气。

围观众人也是哄然大笑,纷纷对燕澜投去悲哀的眼神,因为燕澜自负过头的话语,只会招来更加残暴的对待。

秦浩的恶名,在天佐峰人门之中是出了名的,莫说是新人,就连一些老弟子,都不愿意招惹他。

在天佐峰人门之中,比秦浩实力强的人,屈指可数。但秦浩组结成秦帮,也颇具势力,所以在人门之中,一直混得风生水起,哪遭受过今日这般对待。

“拔剑吧,今日,我要断你之剑,锉你爪牙!”

燕澜单掌一伸,一柄长剑赫然在手。

这柄剑,品阶为人境三品,乃是从庞家五长老储戒之中,所能找出的品阶最低的法剑。

秦浩的实力,完全不足以让他动用赤熔剑,乃至雷剑。

“断我之剑,哈哈哈,真他娘的笑死我了,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妈的,老子笑得肚子痛!”

秦浩瞧见燕澜持剑的翩翩之样,脸庞笑得几近扭曲,肥硕的肚皮笑得疯狂颤抖,肥嫩的手掌捂着肚子,连腰都笑得弯了下去。

“师兄弟们,你们听到了吗,燕澜这小子说要断我的剑。你们说,这是不是笑话,简直是要笑死老子的节奏,嘎嘎嘎……”

秦浩意气风发地朝四周围观的弟子笑道,眼神透射出毫无掩饰的傲气。

“哈哈,真是太搞笑了,谁不知道秦师兄已经练成本门剑中绝学——剑卷风云。”

“切,对付这小子,秦师兄还犯不着用剑卷风云这等绝招吧!”

“哎,年年都有新人嚣张,但比划两下之后,所有新人就都没了脾气,这真是难以破除的规律啊!”

“嘿嘿,那些新人在俗门之中,学了几下三脚猫功夫,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咱们可是天罡门,能修炼出仙人的地方,哪是俗世之中一些阿猫阿狗可以相提并论的。”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皆是不看好燕澜。若非紫漪这等美人在,加上严淳被燕澜痛揍,恐怕他们都懒得观看教训新人的游戏。

因为,每年骄狂的新人实在屡见不鲜,最终都被揍得没了脾气,他们都看得麻木了。

紫漪望着秦浩狂妄自大的模样,粉唇微展,明眸含笑。她自然知晓燕澜的实力绝非秦浩所能比拟,她也乐得看燕澜杀杀他们的威风,毕竟他们的道心实在是有太多戾气

燕澜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手中的剑,漠然道:“秦师兄,多笑会儿吧,因为,接下来你会哭很久很久!”

“嘎嘎嘎!”

秦浩闻言,却是笑得更加厉害,两排白牙都放肆地露了出来,整个人像抽风了一般。

周遭众人的哗笑声也是越发哄响,片刻之间又引来了十余名弟子前来观战。

楚玉璟望了望神色淡漠的燕澜,他也是跟着笑了会儿,可是他越笑越感到不对劲,因为他感觉到燕澜流露出来的气质,似乎总有些捉摸不透。

道殿之内,任长老早已不复先前萎靡不振的模样,灵识辐散到寝院之中,饶有兴致地观摩这场教训新人的游戏。

燕澜神色不动,任秦浩一众肆无忌惮地狂笑着。

良久之后,秦浩似乎笑够了,缓缓挺直身体,右手抬起,一把握在背后长剑之上,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过后,一柄银亮的法剑便握在手中。

秦浩嘴角上扬,冷冷一笑,法剑直指燕澜,流露出不可一世的傲色。

“秦师兄,你也太看得起这小子了吧,杀鸡焉用牛刀。”

“秦师兄的银浩剑,可是人境三品,即便是地门弟子,能拥有这等品阶法剑者也是不多,啧啧,这好像是秦师兄教训新人时,第一次拔剑吧!”

“……”

秦浩听闻众人议论,得意地昂头笑道:“因为,燕澜师弟的狂妄自大,大到足以值得我拔剑。”随后,他顿了顿,朝燕澜笑道,“燕师弟,让你久等了,现在我便来领教领教你的实力,是否达到了你狂妄的水准。”

言罢,秦浩一步踏前,周身灵元翻涌,银浩剑身灵力环绕,释放出迫人的威势。

燕澜见状,神色依旧淡然,手中法剑轻描淡写地一提,便朝秦浩冲了上去。

二人的法剑,很快便撞击到一块,发出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

燕澜并未施展压倒性的实力,因为他现在乃是一名新人,不能暴露自己的根底,以免让天罡门高层起疑心。

秦浩的一招一式,在燕澜眼里,如同小孩耍戏一般,根本不需要用太多的灵力去应对。

数十息时间过后,秦浩尽管上窜下跳,左攻右袭,灵力更是节节提升,但依旧连燕澜的衣角都碰不到。

“嗯,这小子,似乎有些古怪。”

秦浩皱眉暗思,孤傲的神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四周,哗然之声逐渐消沉,换来的是凝目而视。

众人皆是修道之人,虽说实力有高有低,但都能看出秦浩已经施展了真实实力,按照以往,与之对战的新人早就狼狈不堪了,可今日却大为不同,燕澜面对秦浩游刃有余,气色不变,似乎并非是秦浩玩弄燕澜,而是燕澜将秦浩戏弄于股掌之间。

严淳微瞪着眼睛,原本他以为,秦浩三下五除二,就可以将燕澜揍得稀巴烂,可此刻摆在眼前的,却是有些不如他意。

“或许,是秦师兄想多玩玩燕澜那小子吧,再怎么牛,聚元期与元丹期也是有巨大差距的。”严淳撇了撇嘴,心中自我安慰道。

燕澜淡然地注视着秦浩越发快速霸道的剑,剑锋划破空气的嗡鸣之声在他耳畔回响,凌厉的灵气凝结成锋利的剑芒,一波又一波沿着剑锋飙射而出,轰击在他身上。

但是,道道剑芒切割在燕澜身上,燕澜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若是秦浩知晓燕澜有异兽胎气这等变·态的神物护体,恐怕当场要气得吐血而亡。

当然,燕澜只动用极小的一缕异兽胎气,便能替他安然无恙地挡下秦浩的剑芒。

燕澜就这么与秦浩游走了半柱香时间,秦浩原本得意的脸庞,开始浮现焦躁之色,因为他已经将剑能施展到很大的境界,竟还是伤不了燕澜半分。

“秦师兄,还不拿出全部本事,我可就要让你哭了!”

燕澜幽幽而道,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也丝毫不响亮,却如巨锤一般,重重地锤击在秦浩心头。

亳州牛皮癣医院
荆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吐鲁番治疗阳痿方法
亳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荆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