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至尊神武 第八百九十一章 一起玩儿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7:04

至尊神武 第八百九十一章 一起玩儿

听到声音,菱悦诗有些愕然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副憔悴的模样。

她还是那么青春靓丽,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长时间留在地下室

至尊神武  第八百九十一章 一起玩儿

,没有见到阳光的原因,还是被憋出来的。

“陈……陈大哥?!”看到陈恒,菱悦诗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副欣喜的模样,连忙xiǎo跑过来,欢呼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刚才憋闷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得了礼物雀跃的xiǎo女孩。

菱悦诗与陈恒识识的其他女孩子不同,总是那种自来熟的样子,只要她认可的人,基本就不会太过防备。

对于她的热情,陈恒倒是没什么想法,心中奇怪的是,菱悦诗是他在真武墟中见到的,唯一一个还保持清醒的人。

“你怎么……”陈恒心中疑惑,却不知道该怎么问,总不能直接説,为什么你还是正常的?

菱悦诗自然明白陈恒心中的疑惑,要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肯定是已经知道了真武墟的情况。

“嘻嘻,不是我看不起那老头,就这diǎn儿xiǎo伎俩,本姑娘还不放在眼里。”

菱悦诗大咧咧地摆了摆手,也不知道是在胡吹大气,还是真的有所凭借。

不过她的话倒是让陈恒愣了愣,“老头?”

“就是那个下蛊的人啊!”菱悦诗老气横秋,不等陈恒回话,又嘻笑道:“现在有你来了,那我就更不怕他了。”

菱xiǎo妞的反应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让陈恒有些弄不清楚状况,摸了摸鼻子苦笑道:“看你样子,好像早知道我要回来似的。”

菱悦诗理所当然地道:“那是肯定的呀,这里是你的大本营,你总不能一直不回来吧?”

陈恒这才明白菱悦诗的意思,这句话跟“总有一天会回来”也没什么区别了,这菱xiǎo妞的神经也够大条的,难道她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了?

当然,陈恒也不好打击她,不过看她那高兴的样子,又有些无奈道:“怎么看你好像很兴奋啊?”

能在这里见到她,明显菱悦诗已经成了阶下囚,只是她似乎一diǎn儿危机意识都没有。

不过菱悦诗的回答,却让陈恒险些喷血。

“是啊,你不肯带我出去玩儿,这次总算可以一起好好玩儿了。”

菱悦诗最喜欢的就是新鲜事儿,越危险的事情在她看来越刺激,已经有好多次要求与陈恒同行,却都被陈恒拒绝了。

这xiǎo妞不管在真武剑宗,还是她自己的家族里,可都是xiǎo公主,不知道多少少年的梦中情人,陈恒可不敢与她同行。

虽然以陈恒的身份也不怕被人嫉妒,可万一菱悦诗出现什么损伤,那他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好在菱悦诗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她自己知道自己事,也不想给陈恒找麻烦,要不然以她的实力,就算陈恒再怎么拒绝,也总能跟得上去。

要知道,当初陈恒刚刚踏入金丹境的时候,菱悦诗就已经是金丹境中期了,而她的年纪比陈恒还要xiǎo两岁,如今就算不是元神境,至少也是金丹境巅峰了。

陈恒也知道,这种xiǎo公主总会受到许多限制,虽然不能带她出去,闲暇时也会过来陪陪她,与她説説外出的趣闻。

菱悦诗倒也肯安份,陈恒能在外出归来之后来找她,陪她聊聊天也就足够了,而她当时接下陈家店铺,给陈恒做了掌柜,提出的也就是这么一个要求罢了。

其实双方已经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了,只是陪她聊聊天根本不算什么事儿,但菱悦诗却因为当初的那个约定,将陈家店铺打理得井井有条。

不能説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毕竟陈恒的本意不是为了做生意,不过能把店铺打理成这样,可见菱悦诗是费了多少功夫了,陈恒在心里其实也是挺感激她的。

所以,菱悦诗的话听起来有些胡闹,陈恒也没法拒绝,反而觉得心里有愧,这次既然撞上了,只要在保证真武墟无恙的情况下,也就随她胡闹了。

想清楚这些,陈恒便很光棍的摊了摊手,道:“成啊,你想怎么玩都行,这次我听你指挥。”

“真的?”菱悦诗眼睛一亮,她可是知道陈恒本事的,有陈恒保驾护航,想做什么事都会轻松很多。

陈恒diǎn了diǎn头,道:“当然,我可没有骗人的习惯。不过你得先跟我讲讲真武墟的情况,虽然我也了解了一些,但总不如你亲身经历了解得多。”

“嗯嗯!”菱悦诗兴奋得手舞足蹈,她知道陈恒每次外出都会碰到各种惊险趣事,所以想当然地认为,只要有陈恒在,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有趣起来,这也是她肯一直留在陈家店铺的原因。

一直听着陈恒给她讲故事,心里早已经神往,这次终于能够并肩作战,也算是替陈恒打理店铺以来最大的收获了。

陈恒可不知道菱悦诗心里的想法,要不然恐怕会哭笑不得吧,这是把他当成扫把星了么?

菱悦诗兴奋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陈恒问她的问题,知道陈恒是想了解真武墟出现问题的详细情况,便也没有隐瞒,荱荱道来。

真武剑宗封山,当时菱悦诗也是收到召集令,让她回到宗门的,只是想到陈恒并没有回宗,菱悦诗也不想回去。

这次封山要长达十年之久,她可不愿意与陈恒十年不见面。

倒不是她对陈恒有了什么感情,只是当年为了自由,她已经努力将自己修为提升上去,也学了不少做生意的门道。

付出如此之大,只为了保留自己的兴趣爱好,又怎么可能把自己封在宗门里十年不外出呢?

若陈恒也能留在宗门内,时不时与她説一下趣事倒也罢了,可惜在真武剑宗,除了陈恒,她还真没跟什么人接触过,也不想与别人接触。

在她看来,整个真武剑宗,包括那些实力高强的长辈,真正能被她看在眼里的,也就陈恒一人。

并不是菱悦诗的眼界有多高,这只是性格使然,菱悦诗最大的兴趣便是收集传奇强者的人生经历,在真武剑宗之中,哪怕辈份最高,实力最强的人,在她眼里也还称不上“传奇”这两个字。

陈恒现在虽然还算不上,但却有这个潜力,至少菱悦诗有这个自信,她看人还是很准的。

所以,菱悦诗留了下来,帮陈恒看住陈家店铺,也在尽心尽力帮他收集灵石。

真武墟出现问题的时候毫无预兆,据菱悦诗所言,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整个真武墟就完全陷落了,要知道,这墟市中总人数虽然没有百万,但也有数十万了吧,短短一夜之间就全部被人控制了,这是多么夸张的一件事。

如果是被一些大能者,一击摧毁,反倒更容易接受一些。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不过知道了噬心蛊的存在,陈恒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噬心蛊的作用他已经从孙大圣那里得知,而真武墟里的人,大部分都只是民间修士,就算有修者,也是机缘巧合之下突破的,与真正门派势力中出来的弟子有很大差距,轻易被人控制也在情理之中。

而剩下一些实力高强,不好控制的,比如叶风鸣等执法队成员,却是在消失了几天之后再次出现,重新出现之时也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可以想得到,叶风鸣等人肯定是被区别对待,就像xiǎo火一样,中了噬心蛊之后被关了起来,等完全陷入噬心蛊的掌控之后,才被放出来的。

至于他们修为为何会突然拔高,恐怕也是在这消失的几天内发生的。

就算不知道具体情况,陈恒也能猜得到,那幕后黑手是把叶风鸣等人培养成了打手,自然是修为越高越好。

听到这里,陈恒又有些奇怪地道:“可是,所有人都中了蛊毒,为什么你一diǎn儿事都没有?”

菱悦诗得意地道:“我要是跟别人一样,你还能看得上我么?”

“噗!”陈恒险些把口水都喷出来了,菱悦诗这句话,歧义也太大了。

不过见菱悦诗得意洋洋的样子,陈恒又不好打击她,只能装作没有听出来。

而事实上,菱悦诗也确实不是那个意思,所谓的看上她,也不过是让她帮忙打理店铺,原意是,她要是没有一diǎn儿手段,陈恒怎么可能让她打理店铺。

“其实,我的感知能力比一般人强得多,那天晚上我在修炼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东西飞进来,虽然很细微,不过还是被我察觉到了。当时以为只是一只xiǎo虫子,我也没有多想,见它向我飞来,也就随手打死了。”

菱悦诗説得很随意,陈恒却是感到一阵大汗,随手就打死了?孙大圣不是説过,这噬心蛊生命力很强的么,想消灭它们,只能用烈酒和火焰。

不过陈恒也知道,菱悦诗身上有很多秘密,或许是她的功法比较特殊,菱悦诗不説,显然是不能普及化,陈恒也就没有多问。

反正他已经知道了对付噬心蛊的办法,对于菱悦诗如何打死那只蛊虫的,也就不那么好奇了。

宁德治疗睾丸炎费用
宁德治疗睾丸炎医院
宁德治疗龟头炎方法
宁德治疗龟头炎费用
宁德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