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代国那些年第三四五章门山小关

发布时间:2020-01-21 18:36:04

代国那些年 第三四五章 门山小关

罗怀信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无可附加的地步。他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勉强笑道:“那场战事是末将疏忽了,罪责全在末将身上。不过幸得有这场败仗,此后再遇戎羯狼骑,末将再不敢掉以轻心,因此才能有三次连胜。”

清秋这时则插了一句话:“老爷子,我从来没见过戎羯狼骑,不过看族中传下来的史料,也知道狼骑是这世上最厉害的骑兵了。罗将军率领着普通骑兵与狼骑相战取得了三连胜,那真是了不起啊!”

罗怀信听了这一番话,看着清秋的目光除了贪恋之外,更增添了几许感激。杜伦却面色微黯,暗忖清秋肯为罗怀信说好话,莫不是当真倾心于他?此刻罗怀信就跪在他身旁,杜伦侧目细瞧,只见这位罗将军年少英俊,一身戎甲闪闪发光,眉宇间英气勃勃,自己与他相比,哪怕双腿完好,也有着云泥之别,妄论其他。

杜伦暗叹一口气,心想自己还是莫要再痴痴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倘若学阵法真能治好腿伤,说不定凭着现在的官位,还能讨一房大户人家的闺女做媳妇,这对于两年前还在离都喝着白水酒的自己来说,便已经是难以企及的福分了。他思虑至此,虽仍满怀遗憾,但已足以安慰,便道:“王爷,您说教小人阵法,不知何时开始?”

詹仲琦道:“便从今日开始。清秋,我知道你也有很多疑问,不妨留下一起听听吧。”

罗怀信跪了半晌,又听詹仲琦对自己的语气见缓,本以为也能留下来与清秋一起,孰料詹仲琦说了这句后便哑然无语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他自觉些离开。罗怀信年少气盛,如何能咽下这口气,便道:“王爷,末将也想……”

他话未说完,詹仲琦已道:“罗将军,你负责一军之事,阵法为辅助战事之术,你有时间再学,此刻却绝不是你学阵法的时候。”

詹仲琦并未将话讲死,然而罗怀信本来也不是为了学阵而来,他看着清秋绝世容颜,愈发挪不动窝,便依旧跪着,道:“这一次抵敌伏涛城,末将为主帅,清秋姑娘为副帅。主帅副帅须得搭配默契,战事才有得胜希望。末将与清秋姑娘相识不过三四天,连话也未说几句,倘若能够一同学阵法,想必以后打起仗来,才知彼此,方可事半功倍。”

此刻便连杜伦也为罗怀信觉得脸红,心想亏他能把这番话讲得如此冠冕堂皇,竟扣上了恁大一顶高帽子。清秋却不由“噗嗤”笑了一声,温然看着罗怀信,问道:“罗将军,你是怕我到战场上给你捣乱么?”

罗怀信慌忙辩解道:“哪里……末将……我……”他没想到方才这么一段油盐不进的话竟被清秋如此直接地回问过来,饶是伶牙俐齿,这时也唇齿“不默契”地打起了架,连话也说不利落了。

詹仲琦看罗怀信赖着不走,本来想将他骂走,没想到清秋却淡然地四两拨千斤,将罗怀信置于尴尬境地。詹仲琦“老怀安慰”,哈哈笑道:“也罢也罢。罗将军,依照“红尘锁”推算,如今伏涛士兵已经距离锋关芒城不足一百五十里,按照骑兵速度,只怕不到三天他们就会兵临城下。你如今只有一天点兵备战,等到明天辰时,大队就要出发,我要你们三人到时一起领兵上阵,在城南五十里外迎敌。”

“城南五十里外?”三人之中,对锋关芒城周围最熟的是罗怀信。他第一个反映了过来:“是门山小关?”而就在他语罢的同时,杜伦指着离门口不远的一个花瓶道:“是那里!”

“不错。”詹仲琦对二人的回答都给予了肯定,“门山小关,那是从南方通往锋关芒城的最后一道屏障,我要你们在关口剿灭敌军。”

※※※※※※※※※

门山小关西边为普达江,东边则为江流山的最北端延伸山脉――颜夕山。一山一江,构成了门山小关的独到险地。这本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界,然而由于关隘就在西代腹地,经年未经战事,关口缺乏整修,早已破破烂烂,不堪一击。

当罗怀信三人率兵抵达关隘时,才发现城头的哨兵甚至连狼烟都没有备齐。罗怀信是扎扎实实一步步靠军功成为了偏将军,因此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治兵甚严,当时便下了将令,将几个当值的哨兵砍了头,首级悬挂在破损不堪的关卡城墙上,用以震慑军心。

而看着这几乎一推就倒的城墙,自信满满如罗怀信,也不由得犯了愁。

门山小关的守备姓庞名万德,军阶为师帅。看着手下几个小兵在风中晃来晃去的首级,庞万德心怀惴惴,任是被罗怀信骂了个狗血淋头,仍旧好整以暇地腆着一张小脸,推着杜伦的轮椅陪着笑。

距离敌人的轻骑军抵达关口还有一天时间,而这一天时间,便是取胜的关键。

从门山小关出来,杜伦指引着庞万德带着自己三人来到了颜夕山上。

这是颜夕山的次高峰,正能俯瞰关卡与四周的一切。庞万德推着杜伦来到峰顶,其时山风并不算小,杜伦虽然穿着厚厚的豹皮大氅,脸仍然被冻得发青。清秋就走在他旁边,她依旧是一身戎装,腰间挂着拆开来的大宁笔枪。她在马王峰爬惯了山,这时走得不急不缓,见山风吹得杜伦的轮椅有些摇晃,便伸了右手扶住椅背,以便双手早已被冻僵的庞万德能够偷偷懒。

“坐”在山巅,杜伦忽然心中微动,有了一种指点江山的快意。他激动地有些热泪盈眶,然而战事紧急,委实没工夫由着自己抒发情感,他深吸了口气,道:“轻骑与重骑之间差着一个时辰,重骑与步兵之间则相差半天。照斥候的说法,轻骑总共有一万五千人,重骑则有一万人,步兵人数最多,在两万五千人左右……这关卡绝对禁不起他们的冲击,因此,我们要剿灭对方,只有打时间差。”

本书读者群:

山东曹县中医医院
天津中医药大学附属保康医院预约挂号
兰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温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上海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